深圳电子网 | 深圳市电子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
拆解深圳专精特新丨2928家市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在哪里?干哪行?赚多少?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SZEIA | 发布时间: 2022-06-29 | 1031 次浏览 | 分享到:
重点摘要

在深圳坚持“制造业立市”的思路下,近日,深圳市工信局公示2021年度2928家深圳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名单,意在引导中小企业也朝着“制造业立市”的主线全力推进。


按照规划,深圳在“十四五”期间将力争发展1.26万家国家、省、市各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并且,深圳提出要在2022年新增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00家的目标。


为朝着上述目标推进,深圳近期还发布了“工业经济30条”“'20+8'产业集群规划”等政策文件,旨在进一步推动与制造业有关的产业集群发展壮大。


截至2021年年末,深圳市已拥有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69家,居全国城市第四;省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累计870家,总量居全省第一。而本次发布的2928家市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名单,也是为了进一步完善“专精特新”企业的培育梯队。


对于上述2928家企业,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将它们从区位特征、行业特征、企业营收和利润等多维度进行解析,以供读者了解深圳2021年度市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发展情况。


01
 


按梯度逐级培育成长,市场机制和政策扶持相结合





深圳是一座高度市场化的城市,尤其是在中小企业的活跃度上,达全国之最。据深圳工商局数据,2021年全市工商登记注册的中小企业占全市企业总量的99%以上。因而,深圳市政府尤其注重对中小企业的培育。


近2年,深圳市对中小企业的培育重点转移至高端制造业上。本次公示的名单中,深圳市工信局表示,优先遴选战略性新兴产业、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关键基础材料、先进基础工艺、产业技术基础,以及基础软件等领域的中小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公示名单中的企业都是规模以上企业。对此,深圳市工信局答复称,这是为了按照“小升规”和“规做精”的培育工作思路,鼓励小微企业上规模发展(以成功录入“四上”企业库为标准),并推动规模以上中小企业走“专精特新”发展道路。因此,本次优先遴选规模以上中小企业。


除了在规模上引导企业做大做强,深圳市对企业的遴选要求并非一刀切,而是按照地区对企业的资产和营收进行梯度划分。在企业上年末总资产指标上,珠三角核心区须达3000万元以上,沿海经济带的东西两翼地区、北部生态发展区须达2000万元以上;在企业上年度营业收入指标上,珠三角核心区须达3000万元以上,沿海经济带的东西两翼地区、北部生态发展区须达2000万元以上。


另外,企业近两年的主营业务收入为正增长且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5%以上,利润总额为正数,并且企业近两年的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达到3%以上。但上述指标对于优先遴选领域的参评企业可适当降低不超过20%。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遵从市级、省级、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逐级梯度成长的培育思路。对已认定为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和省“专精特新”的中小企业,深圳市将不再认定其为市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政策扶持上,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采用市场机制和政策扶持相结合的方式。在引导各类社会服务机构为专精特新企业提供优先、优惠和优质的专项产品的同时,如部分银行、担保机构、保险公司等已推出较低利率的“专精特新”银行(融资担保机构)贷款产品、保险产品,还将引导各类机构优先开展针对专精特新企业的公益性政策、市场、法律、金融、创新创业、经营管理等方面的咨询和帮扶活动。


此外,当企业按梯度成长为省级和国家级专精特新企业后,深圳市级财政将对省专精特新企业,给予最高20万元奖励;对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给予最高50万元奖励。同时,各区还根据自身发展特色,为企业提供额外的优惠扶持政策。


02
 


宝安登顶数量之最,与电子有关的制造业占比最高





根据南财金种子企业库的数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梳理出深圳2928家“专精特新”专精特新企业特征。


首先,在区域分布上,以企业注册地为统计基准,本次入选的2928家深圳市级专精特新企业遍布深圳各区。其中,宝安、南山、龙岗和龙华四区的企业数量占全市总量的八成。


具体来看,宝安区本次入选企业在数量上最多,高达897家,占全市上榜企业数量比重超过三成;南山区排名第二,达637家,占比22%;龙岗区和龙华区位列第三名和第四名,分别有416家和411家企业入选。


综合以上数据,比较而言,宝安、南山属于第一梯队,龙华、龙岗属于第二梯队。



除了区域上的分布排位,还有行业之间的比拼。根据入选公司的行业分类,一级行业中,制造业企业达1264家,占比43%,与深圳市重点扶持制造业中小企业的思路相符。


在二级行业划分标准下,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数量最多,达626家,占制造业企业的50%,这与深圳给外界的印象相匹配;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占比为13%和10%。


在三级行业中,与电子有关的制造业占比最高,共占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总量的65%。其中,电子器件制造业类别下包含的集成电路制造,是现今最受关注的制造业。



根据现有登记在案的信息,至少有20家企业从事集成电路制造,其中宝安有7家,南山和龙岗分别有5家,光明有2家,坪山有1家。


除了集成电路制造宝安最多,在总量的比拼上,宝安区无论是在一级行业(487家制造业企业)、二级行业(250家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还是三级行业(52家电子器件企业)的划分下,企业数量都排在全市首位,成功在本轮名单中登顶深圳制造业企业数量之最。


这与宝安区政府的大力扶持密不可分。今年年初,宝安出台《宝安区关于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对认定为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分档给予一次性奖励;对研发投入达到2000万元以上的企业或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按照研发投入规模,分档给予支持。


其他区也在发力。在制造业(一级行业)类别下,龙岗成为数量排名第二的区,达212家;而在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二级行业)和电子器件制造(三级行业)分类下,龙华区在数量上皆为全市第二。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梳理上述各区政策时发现,龙华区不仅把奖励标准放低到市级(但须获得“单项冠军”示范企业、“单项冠军”产品称号),同时还给予1:1配套奖励,最高奖励300万元


03
  

71家企业去年营收过亿、高度市场化环境淬炼出敏捷的企业




分析完区域之间的对比后,再将目光转移至企业。


根据南财金种子企业库的数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选取出105家已公开企业报表的企业作为样本。从整体上看,2021年至少有71家企业的总体营业收入过亿,16家企业归母净利润过亿。其中,去年营收最好的前20家企业,南山区有6家,龙华区有5家,宝安区有3家。



此外,在这20家企业中,除了富满微、万佳安物联、鑫汇科这三家不在制造业类别下,其余17家企业的一级行业皆为制造业。而在制造业大类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数量最多,占8家,其次专用设备制造业和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各占4家。


具体来看,2021年排名前三的企业分别是江波龙电子(97.49亿元)、大族数控(40.81亿元)、华宝新能源(23.15亿元)。


营收排名第一的江波龙公司,成立于1999年,主要从事Flash及DRAM存储器的研发、设计和销售。现已发展成为国内存储市场的龙头企业,并在去年12月IPO过会。据其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8至2021年,江波龙实现营收42.28亿元、57.21亿元、72.76亿元和97.49亿元,收入增长超过1.3倍。


据招股书披露,江波龙创始人蔡华波1976年出生,高中学历,23岁时(1999年)创立了江波龙,此前曾做了三年的业务员工作。近20年来,蔡华波赶上了深圳电子产业腾飞的红利期,一跃成为年营收近百亿的企业家。


营收排名第二的大族数控(301200.SZ)成立于2002年,今年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PCB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PCB设备制造商龙头。其母公司大族激光(002008.SZ)成立于1996年,归属于专用设备制造业,注册地在南山区。目前大族激光是亚洲最大、世界排名前三的工业激光加工设备生产厂商。


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曾在2010年被评为“深圳经济特区30年30位杰出人物”,跟他一同进入榜单的还有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万科创始人王石等。据高云峰在公开演讲中所提的深圳掘金故事,当时他遇到一个香港客户有激光打标的需求,但所需的设备要花费3个月时间等国外订做,并且还要预付40万定金。高云峰当机立断揽下了这位香港客户的难题,从此开始了他的创业之旅,并在三个月后成功将这40万变成了他创业路上的第一桶金。


高云峰回忆称,“我需要的人、原材料、配套商等等,香港都没有,但是在深圳全都允许,所以三个月就可以完成。”


营收排名第三的华宝新能源,成立于2011年,最初是做充电宝业务起家,并以此产品发展为跨境电商业务。在充电宝走向红海市场之后,华宝新能源当机立断,转攻户外电源市场。在2019至2021年,华宝新能源又选择跨入锂电池行业,积极布局国内便携式储能市场,再度踩准了市场风口。华宝新能源的转型之迅速,也与深圳高度竞争的跨境电商市场密不可分。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所长刘国宏曾对南财全媒体记者表示,深圳市场主体结构中大多是中小企业,因此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大多使用“订单制”的生产模式,而这是帮助企业渡过一个又一个“死亡谷”的关键。在这个模式下,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对未来行业的增长点尤为敏感。而内陆其他城市的生产机制导致了,它们远不如深圳企业的反应迅速。


“从深圳成长起来的中小企业,大多练就了一套高度敏捷的反馈机制。而这一点本身就颇具深圳特色。”刘国宏说。